前幾天,帶咚咚的娘家阿媽反映了一件事:奇怪,你不在家的時候,咚咚都不會躺在地上耍賴?你在的時候反而比較不聽話ㄋㄟ?

這時我驚醒,是我對待咚咚的方式,讓他覺得我是可以滿足他所有需求、溺愛他的媽媽?

我突然想起以前曾經看過一句話,有一個希臘哲學家說:「對一個孩子最殘酷的事,就是讓他有求必應。」愛孩子跟害孩子,有時只在媽媽的一念之間而已。是的,似乎無止盡的對咚咚好,滿足他所要的,是我的一種補償方式,因為沒有時時刻刻陪伴他成長,讓我對咚咚有些許的愧疚,希望他能夠快快樂樂、平平安安地享受每一天在這個家庭的生活。我是該好好想想,接下來對小朋友的教養方式了,畢竟未來,也是孩子要獨立面對的!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y Wei Yi 的頭像
My Wei Yi

Flying Hippo

My Wei Y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